则眸子焉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讷近仁 > 正文内容

故事:傍上富二代,是我一生的悲剧

来源:则眸子焉网   时间: 2019-07-29

来源 |晚晴的休闲时光(ID:wajgs2018)

我叫林梦,在一个小镇长大。我父母是镇上食品厂的工人,收入微薄。我还有一个当保安的哥哥。

虽然家境贫困,但好在父母给了我美丽与智慧,让我从小到大都出类拔萃。

我是学英语的,毕业后进入一家研究所做翻译。

一直以来都有不少男生追求我,但他们都不符合我的理想,所以我一个也没看上。

妈妈总劝我脚踏实地找个对自己好的男人就行了,但我死活不肯降低条件。

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,我无法选择父母,但有权选择老公。

我的一个远房表姐就是活生生的样板,她凭着美貌嫁给了一个拆二代,坐拥十来套房。

我自问比她漂亮,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博个金龟婿。

上班两年后,研究所来了一个名叫王铎的工程师。

他是留澳的硕士,家里开了一间很大的汽车配件厂。他因为对做生意没兴趣,所以选择干专业。

我认定王铎是我的目标,于是想尽办法与他接触。

我打听到了王铎的生日,在那天送给他一份由自己手绘的画册。

我擅长绘画,我把自己与王铎的每一次相处都画成了漫画,并配上小诗。

画里字间无不流露出自己对于王铎的爱慕之情。

或许是这份特别的礼物打动了王铎,我成为了他的女朋友。

我在欣喜若狂的同时, 也如实向王铎道出了自己的家庭情况。王铎说他根本就不在意这些,只要我真心对他就行。

于是我放心地跟王铎相爱了,住进他为我租下的一套高档公寓里。

单位里的人很快得知我傍上了王铎这个富二代,有的羡慕,有的嫉妒。

可就在我与王铎好得如胶似漆时,王铎的前女友孙琳回来了。

孙琳家里是开投资公司的,与王铎算是门当户对,两人从高中开始谈恋爱,还一同出国留学。

在毕业前夕,王铎与孙琳就回国与否意见相左。王铎想回,孙琳想留,二人个性都强,谁也不肯让谁。

孙琳以分手相逼,王铎一气之下回了国,还很快和我好上。

这可把孙琳气坏了,她追回来后向王铎提出重归于好。

王铎不愿意吃回头草,说现在心里只有我,非常坚决地拒绝了孙琳。

但孙琳并不是一个肯轻易放弃的女人。

这天孙琳趁王铎不在,把我堵在单位门口谈判。

孙琳说:“你提条件吧,怎样才肯离开王铎?”

我说:“我和王铎是真心相爱的,请你不要来打扰我们。”

孙琳说:“真心相爱?你骗鬼呢,我找人仔细调查过你,一直以来追你的人都不少,你为什么看不上,还不是嫌他们没钱。你扪心自问,如果王铎是个穷光蛋,你还会送上门吗?”

虽然孙琳说的是事实,但我绝对不能承认,我反驳道:“随便你怎么说,如果你本事让王铎重新选择你,那我就心甘情愿地退出,否则请不要来骚扰我。”

说完我扭头就走,只听孙琳嚷道:“行,咱走着瞧。”

两个礼拜后,我突然接到哥哥打来的电话。

他非常着急地说妈妈在县医院查出了胃癌,必须手术和化疗,需要20万。他要我找王铎想办法。

哥哥还把妈妈的诊断书发给我看。望着那刺眼的“胃癌”两字,我心急如焚。

一直以来,我和王铎在钱上分得很清楚,我也从不在物质上跟他提要求,因为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一个拜金女。

况且我和王铎恋爱没多久,如果现在贸贸然找他要这么多钱,不是把自己苦心经营的好形象给破坏了?

思前想后,我打消了向王铎借钱的念头。我决定先回家看看情况,然后去问那个嫁给拆二代的表姐借钱。

谁知傍晚赶到家时,我竟然发现爸妈和哥哥正开心地吃着麻辣火锅,妈妈根本就不像得病的样子。

哥哥一见我惊慌不已。

我急忙问:“妈,你不是胃不好,咋还吃辣?”

妈妈说:“我身体好得很,为啥不能吃?”

我明白了,一定是哥哥撒谎想骗钱。

我便质问哥哥为什么要干出这样的事情。

哥哥说:“妹妹,我也是为你好,那豪门不是我们穷人能待的地方,还是趁机捞点钱实际。”

我喊道:“哥,你这样随便编个病就想骗人家20万,不是两下就让人拆穿了,到时不只一分钱也拿不到,还会毁了我的一常见的癫痫诱发因素有哪些生。”

哥哥说:“妹妹,你当你哥真那么蠢?我是故意这么做的,目的就是想你和王铎分手。”

我气着说:“你疯了吗?就见不得我过得好?我跟你是亲兄妹,我过好了,难道不拉扯你吗?”

哥哥说:“你咋就那么自信一定能嫁给有钱人?你跟王铎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,他主动提过来咱家了吗?他家在哪里你知道吗?这种有钱人比我们一般人更讲究门当户对,你在新闻上也看过,豪门的日子难过,所以你还是现实一点吧。”

我无言以对。

哥哥接着说:“妹妹,我是你亲哥,我不可能害你。只要你跟王铎分手,咱家妥妥到手50万。这笔钱够在咱镇上买套大房子,就连装修和置办家具的钱都够了。”

我和爸妈全都愣住了,从哪里又跑出来个50万?

哥哥笑着向我们道出了事情的原委。

原来孙琳找到了哥哥,让他拆散我与王铎,如果办成了就给他50万。孙琳很豪爽,直接扔下了20万的定金。

哥哥起初是拒绝的,然而孙琳说王铎只是跟我玩玩而已,况且王铎家门第观念很重,绝对不会让王铎娶个没有任何家世背景的女孩。

哥哥一想也对,我跟王铎好了这么久,家里根本就没沾上什么光。

再说他一直因为没钱娶不上媳妇而着急,看着眼前这一沓沓红票子瞬间就动了心,于是按孙琳教的法子行动。

我气愤地说:“哥,你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就出卖我,太目光短浅了。”

我逼着哥哥把那20万交给我。

第二天是周六,我一大早就坐车回到市里。

在路上,我把王铎和孙琳约到了公寓附近的一家咖啡馆,我计划当着王铎的面把钱还给孙琳,让她别再出这些幺蛾子来陷害我,同时好让王铎看清孙琳的真面目。

在咖啡馆里,我把一包钱扔到了孙琳面前。王铎一脸疑惑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我义愤填膺地把孙琳拿钱收买我哥的事情讲了出来。

王铎听着听着,眉头皱成了“川”字。

我心里暗自得意:孙琳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,王铎肯定不会再相信她,那她在我和王铎之间就再也掀不起任何波浪。

王铎却板着脸对我说:“林梦,你哥怎么能见利忘义,出卖自己的亲妹妹?”

我根本没想到王铎会拿我哥说事,只得慌乱地解释道:“对不起,我哥是一时糊涂,幸好我及时阻止了他。”

王铎冷冷地找了个借口离开了。

而此时的孙琳,在一旁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。

我赶紧回到公寓不停地给王铎发微信、打电话,然而联系不上。我想去他家找他,可我真的不知道他家在哪里。

王铎到底是怎么了?失魂落魄的我左思右想都猜不出原因。

星期天早上,我迷迷糊糊地躺在沙发上时,王铎开门进来了。

我赶紧上前陪着笑脸,王铎却冷冷地说:“林梦,我决定跟你分手。”

我问:“为什么?你也知道是孙琳指示我哥骗钱,目的是拆散我们,我是无辜的。”

王铎说:“你是没有做错任何事情,但你错在有一个心术不正的哥。你知道吗?我小时候被我亲舅舅绑架过,就因为我父母不肯帮他还赌债。你哥会为了钱出卖你,那么以后有可能为了钱来害我。所以即便你再好,但有这样的亲人,我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。”

我连忙说道:“我跟我哥断绝关系,永不来往行不行?王铎,我真的很爱你。”

王铎摇摇头说:“对不起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,你们是亲兄妹,分不开的。我心意已决,你不要再说了。这里有5万元,是给你的分手费。”

我现在明白了,孙琳了解王铎,知道他最厌恶的是什么,所以精心安排了这一切,她压根就不怕我拆穿她的阴谋。因为无论我怎么做,最后的赢家都是她。

我不甘心自己的豪门梦就此破碎,紧紧搂着王铎哭了起来。

然而王铎决绝地离开了。他随后从单位辞职,估计是想和我彻底了断。

就在我准备对王铎死心时,我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,心里顿时燃起了希望的火苗。

我拿着检查结果找到王铎时,他一脸鄙夷地说:“这孩子是我的吗?我们每次不都采取措施了?”

我说:“你忘了吗,有一次没有。”

王铎说:“那次你不是说在安全期?”

我说:“按时间算是安全期,可安全期也不是完全安全,我太大意了。”

王铎说:“该不会是你有意而为之,想借怀孕逼我结婚吧!”

我百口莫辩。

王铎说:“林梦,我已经跟孙琳重新在一起了,也准备结婚了。所以,就算你有了我的孩子,我也不可能和你结婚。至于孩子,你愿意生,我以后出抚养费。如果你把孩子打掉,我给你10万营养费。”

此刻的我已然明白自己跟王铎全无复合的可能,只得忍辱拿了十万。

我在医院手术室外等着做流产时,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前来看病的同事。

我扭头想躲开时,护士大喊我的名字,同事一下注意到了我。

就这样,我跟王铎分手、流产的事情传遍了单位,大家都在我背后指指点点,一贯心高气傲的我彻底沦为了别人的笑柄。

我想辞职,可又舍不得这份有编制的工作,于是忍了下来,夹着尾巴做人。

而且就因为和王铎的这段过去,单位里条件不错的男生也看不上我了。

倒是有几个丧偶、离异的有事没事跟我套成人癫痫应该怎么治疗近乎,可我怎么能跟他们好。

熬了半年后,在朋友的介绍下,我跟一位名叫方松的大学老师谈起了恋爱。

方松是个博士,家里条件也不错。

可就在我与方松谈婚论嫁时,他突然气急败坏地跑来质问我是不是曾经跟一个富二代同居过,还打过胎。

我无奈地低下头表示默认。

方松嚷道:“我妈一个同学的老公就是你们单位的。我妈今天去参加同学会,本来想向人家炫耀自己将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儿媳妇,结果一说名字,这个同学就把你的‘光荣事迹’全抖了出来,现场啪啪打我妈的脸。我妈活了几十年,从来没受过这样的耻辱。”

此刻的我除了说对不起,还能说什么。

方松说:“我真没想到你如此不自爱,咱俩的关系到此为止吧。”

方松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,我目送着他决绝的背影,眼泪夺眶而出。

我被方松甩了的这件事,很快就被好事之徒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传遍了整个单位。

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辞职时,这天,一个离异的男同事来找我翻译资料。

他见办公室里没有旁人,便趁机揩我的油。

我慌忙挣脱开后,他竟然指着我的鼻子骂道:“你都是个烂货,还装什么清纯?我能看上你,那都是抬举你。”

我哭着离开了,我恨王铎,更恨孙琳,是他们把我害成这样的。

研究所我实在待不下去了,我办好辞职后去了邻市。

在一个老同学的引荐下,我到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市场推广部工作。我打算在新的地方忘记过去、重新开始。

谁知在一场商务酒会上,我见到了王铎的身影。

公司老总跟王铎是在澳洲留学时的朋友,他把王铎介绍给我们时,我只好假装不认识王铎,还笑容满面地跟他打招呼,心里却充满恨意。

王铎见到我后很吃惊。

后来王铎几次趁我身边没人时,想跟我说话,但我躲开了。

我实在不想再搭理这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男人。

酒会结束已是深夜,我回到位于城中村的出租屋没多久,却听见了敲门声。

我问是谁,回答的人竟然是王铎,原来他跟踪了我。

我隔着门让王铎赶紧走,他哀求道:“林梦,你开门好吗,我有些话想同你说。”

城中村里人流复杂,我不想别人知道我的事情,只得开门让王铎进来。

我说:“有什么话你赶紧说!”

王铎说:“林梦,我一直都有留意你的境况,我知道我们分手的事情让你在研究所里承受了太多非议,我心里很内疚。”

我忍住泪水说:“我只怪自己不自爱,只怪自己想攀高枝儿。你的话若是讲完了,就请回吧!”

王铎说:“我当初跟你分手是有苦衷的,不全是因为你哥哥。那时我家公司遇到资金困难,银行不给贷款,只好求助孙琳家。而孙琳爸爸开出的条件就是我跟孙琳结婚,万般无奈之下,我只好同你分手”

我说:“我现在知道你的苦衷了,你可以走了吗?”

王铎说:“林梦,我心里其实一直都有你。”

我冷笑道:“你跟孙琳已经结婚了,就不要再讲这种毫无意义的话。”

王铎说:“我本来是打算一心一意跟孙琳过日子的。结果婚后才发现,她拼命把我从你手里抢回来,是因为她气不过我分手后没多久就跟你好上。她从结婚到现在,动不动就把我跟你的事情拿出来讽刺我。我要的婚姻不是这样。林梦,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?”

我说:“行啊,你只要跟孙琳离婚了,我就跟你好。”

王铎说:“如果我现在提离婚,公司会受到影响,所以暂时我还没法和她分开,你给我时间好不好?”

我拉开门说:“行,我给你时间,请你赶紧走。”

王铎失落地离开了。

我关上门后暗暗告诫自己,绝对不能再和王铎有任何瓜葛。

两个星期后,我回去参加一个大学同学的婚礼。

看着新娘子走过红毯,我很羡慕,何时才能轮到自己披上洁白的婚纱呢?

席间,我与同学去卫生间。正低头洗手时,突然感觉有个人正站在后面盯着镜中的自己。

我抬头一看,竟然是孙琳。

我紧张了一下,但很快就平静了,视她为空气就好。

我不慌不忙地擦手时,孙琳说:“林梦,你没让你哥拿那50万,后悔了吧!”

我没搭理她,继续擦手。

这时我听见孙琳的同伴问她我是谁,孙琳很大声地说:“就是当年跟我抢王铎的那个贱货。”

是可忍熟不可忍我攥紧拳头回头说:“你自己搞清楚,到底是谁抢谁?你跟王铎分手后,我才跟他在一起,论起来,你才是那可耻的第三者。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孙琳脸上挂不住了,冲上来就狠狠给了我一巴掌。

我蒙了,待我反应过来后,也冲上去和她扭打在了一起。

孙琳的同伴和我的同学赶紧把我俩分开。

我的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,心里突然蹦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:如果王铎再来找我,那我一定要在孙琳的头上种上一片草原。

谁知王铎许久都没再露面。

这天我正在办公室里伏案工作时,主管拿着我写的策划方案走了过来,十分严厉地批评我写得毫无新意。

这一幕恰好被老总和王铎看见,我心里叫苦不迭。

当天晚成年癫痫病人要注意什么上,我留在公司加班改稿。

当我忙好后回家时,竟然看见王铎站在写字楼的大门看着我。

王铎说:“林梦,天太晚了,让我开车送你回家吧。”

我没搭理王铎,他却使劲儿把我拽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奔驰车跟前,然后把我推上了车,还给我系上了安全带。

就在我夺门而出时,王铎又追上了我,他哀求道:“林梦,我真的只是想送你回家。”

那一刻我心软了,坐回到车里。

然而王铎并没有送我回家,而是把我带到一个高档小区,王铎说他想补偿我。

也许是好奇王铎到底想如何对自己进行补偿,我鬼使神差般地跟他上了楼。

我走进了一套复式房子,里面的装修、陈设都非常奢华,尤其是客厅里超大的落地窗能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,这跟我梦想中的房子一模一样。

这时王铎拿出一份购房合同和一套钥匙给我,合同上是我的名字。

我说:“无功不受禄,我要回家了。”

王铎说:“你还不能明白我的心意吗?我心里一直爱着你。上午我在你们公司,看你被上司指责,心里非常不好受。如果不是因为我,你就不会离开研究所,哪至于过得这么辛苦。你能不能重新回到我身边,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委屈。”

我说:“我虽然穷,但也有骨气,我绝对不会破坏别人的家庭。再说你当初那般无情,我怎么可能还会和你在一起?”

王铎说:“林梦,我向你保证,我一定尽快跟孙琳离婚。在这段时间里,你就先住到这里来好吗?我不想你再过那苦日子了。”

霎时,一阵酸楚涌上我的心头。

王铎从后面紧紧抱住我说:“自从在酒会上见到你之后,我脑子里全是你的影子。我相信就是命运为了让我俩在一起才安排了这次重逢。林梦,你不要离开我好吗?”

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孙琳那张嚣张的脸,我挨打的左脸也疼了起来,报复填满了我的心,我没再挣脱开王铎的双手。

我对脑海中的孙琳说:“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。”

我从此不上班了,住在这套已经属于自己的房子里,靠着王铎每个月给的生活费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。

王铎家的公司在这里开设了一间分厂,王铎每周会来分厂视察一次,那就是我与他幽会的日子。

为了不被孙琳抓住把柄,他从不在我这里过夜。

我也等待着王铎离婚,谁知这一等就是一年。

我曾经无数次以分手逼王铎离婚,但都被他劝服了。

因为王铎的理由是:如果我愿意跟他过一穷二白的日子,他立刻就离;如果接受不了,那就耐心等待。

我当然不甘心过穷日子,只有等了。

王铎为了补偿我,会利用他出国参加车展的机会带我去旅游。

王铎总是一个人去参加车展,而且为了安全,我们每次都分头出发,分头回来。

我跟着王铎去了迪拜、东京、巴黎……没有旁人打扰,不用避讳孙琳,我们在异国他乡尽情地享受两个人的时光。

9月中旬是德国法兰克福举行车展的日子。

下午5点,我乘坐的飞机准时抵达,我在酒店与王铎会和后,便跟着他去了当地最著名的餐厅。

点完菜后,我正准备给告诉王铎一个好消息时,他的电话响了。

十分钟后,王铎回来说孙琳也来这里了,他必须赶紧去换家酒店定个房间。

我问是不是孙琳知道我和王铎的事情了。

王铎让我别担心,说他跟孙琳是在德国度的蜜月,孙琳想故地重游,所以给了他这个惊喜。

我露出十分失落的神情。

王铎却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我。

我打开一看,是一条价格不菲的钻石手链,很漂亮,我笑了。

王铎离开时说:“车展结束的当天下午我会跟孙琳一起回国,你住的酒店是用我的名字订的,钱也预付过了,你到时直接退房就行。记住,千万不要主动联系我。”

当王铎离开后,我的心莫名地沉重起来,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。

接下来的这几天,我一个人四处乱逛,百无聊赖。

转眼就到了车展的最后一天,我独自逛了很多地方。

傍晚我找了家露天餐厅吃饭,一边吃着,一边拿手机拍周围的景色。

准备离开时,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包不见了。天呐,包里全是重要东西,护照、身份证、钱包、酒店房卡……

我赶紧找到餐厅的老板,他帮着我查看了监控,果然是一个男子趁我不注意拿走了我的包。

餐厅老板感到很抱歉,不仅免了我的饭钱,还告诉我警察局在哪里,让我赶紧去报警。

我上网查了丢失护照该如何处理的流程,得知需要警察的证明,便马不停蹄地奔向了附近的警局。

我拿到警察的证明后,由于没钱坐车,只好走着回酒店。

当我回到酒店跟前台讲述了自己失窃的事情,希望他们重新给我开一张房卡时,工作人员竟然说我的房间已经被王铎退掉了。

我问我的行李去哪里了,他们说应该是王铎全拿走了。

我赶紧拨打王铎的电话,是关机。

失魂落魄的我只得坐在沙发上,我明白了,肯定是孙琳发现了我跟王铎的事情,然后追到德国来。

她趁我离开酒店后,就逼着王铎退房,还把我的东西全拿走出气。

我强迫慌乱不已的自己冷静下来,好好想患上了轻微性癫痫病是不是比较容易治疗呢?想自己该怎么回国。

我订的是明天下午的机票,上午去领事馆办理旅行证,下午赶去机场,应该来得及。

可今天晚上怎么办呢?我没有身份,也没有现金和卡,住不了酒店,而且明天又怎么去领事馆,怎么去机场?

我突然想起闺蜜的妹妹好像就嫁到了法兰克福,还好我有手机,我赶紧给她打了电话,让她找她妹妹来救我一命。

晚上10点,闺蜜的妹妹来酒店接上了我,把我带回到她家。我千恩万谢。

晚上,我躺在床上,眼泪无声地流下来,如果不是闺蜜的妹妹恰好在这里,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一夜。

我只怪自己当初为什么就是不肯听妈妈的话,非要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
如果之前没有跟王铎谈恋爱,那么我会顺顺利利地嫁给方松。

就算不跟方松在一起,我随便在追求者中找个条件差不多的,我也早就为人妻,为人母了,过着平淡和幸福的日子。

血淋淋的教训总算让我明白,走在人生的岔路时,一旦选择错误,那么离幸福只会越来越远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闺蜜的妹妹就带我去了领事馆,我顺利办好了旅行证,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在去机场的路上,我的手机响了,是王铎打来的。

我正要质问他时,却听到孙琳在那头哈哈大笑。

我居然十分淡定地说:“你有话就说,我没工夫听你笑。”

孙琳说:“你这个贱货,就这么缺男人吗?跑来抢我的老公。我半年前就知道你们的事情,还知道他给你买了一套房。我本来想通过法律途径把房要回来,谁知他是用他妈妈的卡付的款,这官司我还打不赢。可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?”

我说:“你自己不把你的老公管好,怪不得我。”

孙琳说:“呸!你还不是被我狠狠收拾了,在异国他乡没有身份、没有钱,流浪街头的日子过得如何呀,哈哈哈……”

原来孙琳知道王铎会利用他出国的机会带我出去幽会,便心生一计。

她这次是故意来的德国,她一边找人偷走我的包,一边以钱要挟王铎退房,并带走我所有的行李。

我很平静地说:“虽然没有证件,虽然没有钱,但我没饿着,没冻着,我现在正在去机场的路上,准备回国。你拿走的那些东西本来就是王铎买的,我无所谓。”

我把电话挂掉后,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,忍不住抚摩了几下。是的,我怀孕了,命运再一次轮回。

两次与王铎分手时,我都怀孕了。

上一次我放弃了孩子,但这一次我准备生下他(她),还准备待瓜熟蒂落后再告诉王铎这个“好消息”。

我平安回到家后发现家里被砸得稀巴烂,不用说,肯定是孙琳干的。

还好我在家里装了个保险箱,重要东西都放在里面,孙琳没法拿走。

我选择息事宁人,匆忙把房子卖掉后,换了间小房。我计算过,剩下的钱够养活孩子了。

7个月后我生下了一个女儿。一出月子,我就一纸诉状,以女儿的名义通过法院向王铎追讨抚养费。

法庭根据亲子鉴定的结果判决王铎每个月支付女儿2000元的生活费,教育费、医疗费等根据实际情况与我均摊。

我生下孩子的事情在王铎家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在法庭外,孙琳指着我的鼻子骂:“你想生娃,马路上多的是男人,你想和谁生都行,为啥非要来搞我老公?”

我没有搭理她。

孙琳气得又想打我,但被身旁的人给拉住了。

妈妈一直责怪我不该把孩子生下来,说我带个拖油瓶,以后咋嫁人。

她体会不了我此时的心境,经历了这么多,我哪里还会相信自己能遇到一个真心对我的男人,而且我也不忍心再剥夺一次孩子的生命。

所以我毅然决然地选择生下她。

当然,我这样做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目的,那就是给孙琳的心头扎上一根刺。

我是不该介入孙琳和王铎的婚姻,但这是孙琳逼的。

我落到今日这步田地,也我自己有责任,但与她和王铎也拖不了干系。

所以我要孙琳一想起我为王铎生了个孩子就难受,最好是难受一辈子。

官司尘埃落定后,我请妈妈帮我带孩子,自己则去一家培训机构教英语。

虽然有积蓄,虽然王铎给孩子拿了抚养费,但是我必须自食其力。

把过去当成一场梦吧,我要好好和女儿一起活下去。

而且我要告诉她,与其嫁给有钱人,不如自己变成有钱人,因为想办法让自己变成有钱人,比遇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有钱人更靠谱。

看更多走心好文章

请长按下方图片

识别二维码 关注桌子

推荐阅读(点击蓝色小字即可):

《《千与千寻》再上映:18年后才发现,这是一部成年人的电影》

《微博“月薪十万”让人扎心:穷人差的根本不是钱!》

文:晚情,百万畅销书作家,云意轩翡翠创始人,致力于女性自我成长,新书《做一个有境界的女子:不自轻,不自弃》正在热销中,代表作《做一个刚刚好的女子》。公众号【晚情的休闲时光】【晚情聊育儿】【倾我们所能去生活】创始人。

音乐:苏妙玲--施舍,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。

愿世界上所有相同磁场的人都可在这里相逢。我是桌子,谢谢你的阅读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lhxff.com  则眸子焉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